Latest Post

工控PLC智能工厂的未来之路 研华AMAx-2050FCE AMONetCAN双接口嵌入式运动集成

浅谈军事无线通信发展及趋势

【摘要】近年来,无线通信技术发展迅速,广泛应用于商业、军事等领域。 正确认识我国军事无线通信技术当前的发展现状和发展趋势,有利于我国军事无线通信技术的进一步发展。 本文主要探讨我国军事无线通信技术的发展现状和发展方向。

【关键词】无线通信; 发展状况; 跨越式发展; 发展趋势

介绍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网络的延伸,无线连接已成为信息技术和产品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 “十一五”期间,我军装备重点围绕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目标。 按照一体化联合作战要求,以装备保障信息化建设为主线,大力加强武器装备保障信息化、一体化建设。 化学品安全全面转型。 全面提升信息化条件下军队威慑力和实战能力,在更高起点上加快武器装备保障信息化建设步伐,实现我军武器装备现代化跨越式发展。

一、我国军事无线通信发展现状

目前,我军战略通信网络以地下有线通信(电缆或光缆)为主,微波、卫星、对流层散射等无线通信方式为辅。 战术(战斗)通信网络主要采用短波、微波无线通信方式,并采用野战覆盖线、对称(同轴)电缆、野战光缆等多种有线通信方式。 卫星通信系统很少使用。 战略和战术网络仍然以电话服务为主; 数据通信服务仅用于战略级及以上战术级单位的系统; 图像和图形服务很少使用。 电话通信是模拟的,可以通过各种有线或无线方法进行传输。 数据通信方面,全军公共数据网已在战略网络基础上系统建设并有计划扩建。

军事通信是为军事目的综合运用各种通信手段的信息传输活动。 军事通信技术是军队实施通信保障的技术,是军事系统对抗的重要工具。 军事通信是随着人类武装冲突的出现而产生和发展的,经历了移动通信、简单信号通信和电子通信等阶段。 1830年以后,有线和无线通信技术相继问世。 到20世纪初,军队配备了野战无线电台。 到 20 世纪 60 年代末,数据网络和计算机网络被用于军事通信; 20世纪80年代中期,宽带综合业务数字网(B-ISDN)用于军事通信。

进入21世纪后,以卫星通信和激光通信为主要手段的空间通信网络迅速发展。 在通信组织方面,形成了从太空到水下的多维度、多网络、多手段、宽带、多模式的整体通信保障能力。 我军信息化建设正处于全面发展的初级阶段。 《2008年的中国国防》白皮书将我军信息化建设的发展阶段定位为:人民信息化建设从20世纪70年代指挥自动化建设开始,目前已从专注于特定领域建设转向跨领域建设。综合 以融合为主,总体处于信息化综合发展的初级阶段。 因此,我军信息化建设任重道远,必将给军事通信导航领域带来新的机遇、挑战和发展空间。

二、我国军事无线通信突飞猛进发展

军事信息化呼唤军事通信跨越式发展。 军事信息化的关键是装备信息化。 目前,我军现有的无线双工移动通信系统已不能完全满足作战和战术环境下移动通信的要求。 有必要研究和开发新一代移动通信。 我军通信水平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 为赶上世界军事新变革的步伐,应提高军事通信建设的起点,发挥后发优势,实现我军通信的跨越式发展。 现代先进信息通信技术通常首先应用于民用领域,然后扩展到军事领域,发展军民两用技术的合理利用。 多年来形成的军民科研生产能力,持续保持必要的国防实力和国防科技优势,逐步成为世界主要国家巩固国防科技政策和国防建设的核心转型。

在我军军用通信网络建设中,B-ISDN和高速以太网是其发展方向。 但与民用网络一样,也存在逐步过渡的问题。 因此,有必要探索其合适的发展策略。 (1)首先要实现对用户的业务整合; (二)运用现代反侦察手段,增强通信设施安全; (3)由于军事通信网络中用户的业务需求不断变化,因此用户对接入业务的管理非常必要,相当一部分管理功能必须由终端或接入设备来完成或参与。 这是为了适应网络向ISDN的过渡,也是军用网络分布式管理的要求。 (4)野战网络中,必须考虑战场环境的特殊性,发展短波、微波、卫星、野战覆盖线路等信道条件下的综合业务传输技术。 (五)采用先进施工技术,提高通信设施的抗损、抗震能力。 (六)发展可靠、高效的战略战术卫星通信系统。 (七)加强反病毒研究,保障网络安全。 目前流行的大部分计算机病毒都可以通过隔离的方式来预防。 (八)强化总体观念,提高网络再生恢复能力。

在通信手段方面,我军无线通信基本实现了通信技术体系从模拟向数字的转变; 通信线路由电缆转变为光缆; 通讯交换已从机电转向数字程控; 通讯终端从单一功能向多功能转变; 通信网络正在从单一业务向综合业务转变; 通信管理正在从手动向智能化转变。 从独立保障文字信息的传输,到融入作战指挥和武器装备系统; 从归属战场到引领战场; 从保证战斗力的产生到成为战斗力的重要因素,军事通信能力发生了“质”的变化,其地位和作用也得到了很大提升; 从独立保障系统到融入作战指挥和武器装备系统。

三、我国军事无线通信科学发展趋势

随着我国经济持续稳定快速增长,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显着提升,为维护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国防建设将进入新阶段。 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发动的四次战争对中国的国防现代化建设产生了巨大影响。 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四次现代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中,美国掌握了信息化战争的绝对优势,广泛使用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和精确打击武器系统,充分证明:通信装备是信息化战争的基础,是军事装备中的重中之重,甚至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 武器装备数字化、信息化是军事现代化的重要标志。

在20世纪60年代之前的火力取胜的战争中,虽然军事通信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保障系统也越来越先进,但军事通信始终是一个独立的军种保障系统。 直到20世纪70年代,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科技群体物化了新一代信息装备,成为主宰现代战场的主导武器。 战场上任何武器装备离开军事通信就无法发挥其效能和作用,任何C4ISR系统离开军事通信就无法正常运行。 军事通信已从过去独立于武器装备的保障单位发展成为现代综合武器装备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过去看,它已经从受战场控制发展到有效控制战争。 军事通讯已从冷兵器时代的击鼓、金信传输,发展到热兵器时代的电话、电报传输。 军事通信作为战场情报和指挥信息的“麦克风”,始终受到战场过程的控制。

随着军事革命的发展,信息化战争形态逐渐出现。 信息化战争中,通过“信息流”控制“能量流”和“物质流”,提高武器效能和部队战斗力。 特别是军事通信解决战场信息实时传输、武器控制、情报横向一体化等通信、指挥、控制、后勤保障等功能融合后,信息在战争中的作用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一次“质”的飞跃。 高效、快速的通信系统使信息能够快速传输、交换和处理,从而保证战场信息系统的整体运行,让各种武器装备和子系统释放十倍甚至一百倍的能量。 军事通信开始从“传话筒”发展到“倍增器”,从传输战场引导命令发展到传输战场控制信息。 从保证战斗力的产生到成为重要战斗力。 军事战斗力发展的历史表明,无论是从冷武器战斗力发展到热武器战斗力的第一次革命性“质”的转变,还是从热武器战斗力发展的第二次革命性“质”的转变有效性对于核武器战斗力而言,军事通信只是战斗力产生的保障要素。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军事通信已成为赢得现代战争的关键。 20世纪军事革命的发展和战争形态的演变,使军事通信逐渐从过去战争中的单纯保障作用,发展到现代战争中与主战装备和指挥系统相结合的作用。 他们是从以往战争中的被动支援逐渐演变而来的。 它已成为现代战争中主动、紧密整合战斗力各要素的“神经系统”。

4。结论

现代战争,没有现代通讯,就不可能进行信息战; 没有现代通信的发展,就不可能赢得信息战争。 因此,我们应该提高对军事通信技术重要性的认识:一是要改变传统观念,完成通信力量从“支援力量”到“战斗力量”的转变; 二要适应信息化战场需求,努力提高我军通信装备质量。 数字级别。 掌握未来战场主动权、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必须加快我军数字化部队和数字化战场建设。 这是打赢信息战争的物质基础和前提; 三要适应联合战役信息作战要求,加强我军通信“一体化”建设,提升整体通信能力。 信息战的实施依赖于通信的畅通。 通讯手段不畅,注定在战争中处于被动。 必须清醒地看到我军通信现状与信息作战要求的差距,加强通信建设,加快通信装备研制,尽快为信息作战做好通信准备。

参考:

[1]何伟伟. 军事通信:现代战争的神经网络[M]. 北京,国防工业出版社,2000。

[2] 王秉军,王绍勇,田宝玉。 现代卫星通信系统[M]. 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04。

[3]张东辰,周济. 军事通信:信息战的神经系统[M]. 北京,国防工业出版社,2008。

[4]于泉. 战术通信理论与技术电子学[M]. 北京,工业出版社,2009。